Want to start a business You have to think about investors first!-pppd-175

Want to start a business? You have to think about investors first! (pictured from left to right: Sequoia Capital Chen Yinglan, Beenext Ventures Misaki Sato (Teru Sato) Trudeau venture, Venturra Capital ventures (Stefan Jung) Stephan Jung, Yahoo Japan wind Dragon (Ryu Hirayama), Ping Shan and DIGital Media Partners Dmitr Ri Levitt (Dmitry Levit) author: Nadine Freischlad was held in Asia this week 2016 (Asia Leaders Summit summit 2016), five Asian investors were hot on the status quo of risk investment, they are Yinglan Chen Beenext Ventures Sequoia Capital, Venturra Capital venture capital venture Misaki Sato Trudeau, Stephane Jung, Yahoo Japan venture Digital Media and Ping Shan dragon, Dmitriy Levitt Partners. This dialogue is chaired by KK Fund of Singapore (Kuan Hsu), and many topics are talked about, from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the venture capital circle to the prospect of the new year. At the same time, we also know that, whether we like it or not, venture capital will probably not change much over the next 20 years. Will the valuation turmoil in the U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ircle affect Asia? In 2015, it was indeed a year of technology booming, and venture capital circles across Asia have set records, and the question now is, is it going to be tough for startups in 2016?. The global economy is expected to cool this year. Last year in the United States, we’ve seen some big companies falter. How Asian VCs feel about the venture capital circle in the United States does not affect their decision making in this region this year. "I’m not worried at all," Stefan Jung said. "If I were an American investor, then there would be some worries. But when I see companies in Asia, their burn rates are very reasonable, and the financial situation is healthy. I wouldn’t worry too much even if there was a severe recession." (Zenefits. At the end of last year, the American start-up company was seriously devalued. In the process of investment, Stefan recognized that investment psychology played a very important role, and when macroeconomic performance was bad, investors usually became cautious. "But now, compared to one or two years ago, we’ve been able to put profits on the agenda." He confessed. He observes that in conservative investment environments, growth rounds usually take longer, but seed investment is less likely to be affected. YAHOO Japan venture capital Ping long pointed out a possible spillover effect. "If the United States now this is the case, then a similar situation may next year will appear in Asia," he warned, and)

想创业?你得先从投资人角度思考!      (上图从左至右:红杉资本陈映岚,Beenext Ventures风投佐藤特鲁(Teru Sato),Venturra Capital风投斯特凡・荣格(Stefan Jung),雅虎日本风投的平山龙(Ryu Hirayama),以及DIGital Media Partners的德米特里・莱维特(Dmitry Levit)   作者:Nadine Freischlad   在本周举办的亚洲领导人峰会2016(Asia Leaders Summit 2016)上,五位亚洲风险投资人对风险投资现状进行了热议,他们分别是红杉资本陈映岚,Beenext Ventures风投佐藤特鲁,Venturra Capital风投斯特凡・荣格,雅虎日本风投的平山龙,以及Digital Media Partners的德米特里・莱维特。   这场对话是由新加坡KK Fund的许世宽(Kuan Hsu)主持,大家谈到了很多主题,从目前创投圈现状,到新一年展望。同时我们还了解到,无论我们是否喜欢,风投资本在未来20年时间里可能都不会有大规模地改变。   美国科技圈估值动荡会对亚洲产生影响吗?   2015年,的确是科技行业蓬勃发展的一年,亚洲各地的风险投资轮都创下纪录,现在每个人脑海中的问题就是,对于初创公司而言,2016年是否会非常艰苦。预计全球经济会在今年有所冷却。去年在美国,我们已经看到有些大公司步履蹒跚了。   亚洲风投对美国创投圈发生的感受,并不会影响他们在今年这一地区里的决策。“我一点儿都不担心,”斯特凡・荣格说道,“如果我是个美国投资人,那么可能会有些担忧。但是当我看到亚洲的公司,他们的烧钱率非常合理,而且财务状况也很健康。即便出现严重衰退,我也不会太担心。” (Zenefits。, 去年年末,这家美国初创公司出现了严重贬值)   在投资过程中,斯特凡认同投资心理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当宏观经济表现不佳时,通常会导致投资人小心谨慎。“但相比于一两年前,如今我们已经可以将盈利摆上日程了。”他承认说。   红杉资本陈映岚补充说道,他观察在保守的投资环境里,增长轮投资通常需要花更长时间,但种子轮投资却不太受到影响。   雅虎日本风投的平山龙指出了一个可能的溢出效应。“如果现在美国出现这种情况,那么相似的情况可能隔年就会在亚洲出现,”他提醒道,并给予了初创公司一些中肯的建议,“好消息是,亚洲创业者有时间去做准备,及时调整避免无法获得投资,在当下尽可能多地去募集资金。”   对于一家初创公司来说,什么时候合适跨地区拓展业务?   当“经济衰退”这个问题被抛出之后,投资人们讨论的话题转移到完成投资之后,如何深入支持亚洲地区的初创公司。在明确一点来说,就是一家初创公司准备进军某个新地区的时候,他们需要做些什么呢?   德米特里・莱维特提供了一些简单的建议。   “初创公司必须要有管理深度,当公司CEO能够去旅行的时候,可能就是他们能进军其他地区市场的时候了。”   (上图:德米特里・莱维特的风险基金Digital Media Partners投资了社交网络App应用Migme,这家公司在2014年于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   陈映岚表示,他更多地看重公司员工数量,再去判断一家公司是否有能力将业务拓展到其他国家,“如果你的公司只有不到10个人,那么就老老实实待在一个国家发展,”他说道,“当公司员工数量达到两位数,此时可以考虑将业务拓展到两个国家,三位数就三个国家。”   不过斯特凡认为,对他来说公司人数并不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指标,他更看重三个要素:第一,明确的商业模式,第二,高质量的创始人;第三,现有资金量或是有募集到足够资本的信心。“我们投资了一家东南亚O2O生鲜速递平台HappyFresh,马上他们就会进军很多城市了,”他说道,“我们好像是在进行双胞胎研究,彼此测试了很多不同的商业模式。”   红杉资本陈映岚的角色,就是帮助印度公司实现扩地区业务拓展。“我们了解到,起步阶段是很困难的,特别是将业务从第一个城市拓展到第二个城市。不过,一旦你掌握了业务拓展的商业模式,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简单,只需重复剧本就可以了。”他建议说。   对于初创公司来说,他们首先需要在一个市场充分证明自己,而且在准备进军其他市场之前,必须要有一支成熟、有经验的团队。否则,一旦在商业模式上出现问题,你的业务就很容易被其他人复制。 (上图,斯特凡・荣格虽然现在不是生鲜速递初创公司HappyFresh的投资人,但是他是该公司的顾问)   对亚洲投资市场而言,你们有没有与他人不同,而是自己笃信的一个投资主题?   这个问题,让五个投资人都感到有些头疼。   不过佐藤特鲁从一个独特的视角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并没有把自己看做是一个风险投资人。因为我自己有创业背景,所以每次当我投资了一家初创公司,就会把自己看做是他们的联合创始人。”   “2010年,在东南亚地区投资并没有被很多投资人接受,”德米特里开始回答这个问题,“但现在事实证明他们的理解是不对的,你会发现,如今很多东南亚公司已经开始了全球化扩张。不过,很多东南亚初创公司只是在拉各斯(尼日利亚首都),内罗比(肯尼亚首都),墨西哥城这一级别的地方拓展业务,而不是东京或柏林。当然啦,也有很多优秀的初创公司,比如网络游戏运营公司Garena在南半球有数十亿美元的业务,社区娱乐平台Migme在非洲,中东,阿富汗广受欢迎。在我看来,他们都是经济复苏的苗头,不过依然有很多投资人不愿意相信。”   现在是风险资本有所改变的好时机吗?   德米特里提出了一个新问题,那就是现在风险资本是否正在发生改变?   斯特凡谈到了自己对当今风投圈的一个直观感受,他认为三年前,风险投资公司之间的竞争还没有那么激烈。“当时,我们每个风投手上都有三到四个很出色的创始人可以选择,但现在,行情发生了变化。风投公司不得不想办法,如何能够为初创公司提供更多价值。”   德米特里又追问了一句,“在此,我想再追问一个潜在问题,那就是你们认为,十年之后还会有风险投资存在吗?”   “在当前的风投系统里,我们拥有集中决策权。几个人就可以决定数十亿美元的去向,”德米特里输掉,“但是这种模式会让风投公司走的更长远吗?如果投资人能够用一种更好,成本更低的方式接触到一些有前途的初创公司,其实也是不无可能的,比如众筹,还有类似AngelList这样的股权众筹平台,都值得密切关注。但目前,Angellist还不是一种颠覆式的模式,这种模式想要起作用,可能还需要超过20年时间。”   (上图:股权众筹平台 Angellist 总部位于美国,目标是通过将创业项目推向更多受众,民主化投资流程)   在全球化视角下,你们会给投资人哪些建议呢?   无论如何,风险投资肯定不会马上消失,但是在创投生态系统里,如今的风投公司必须要为他们的投资组合付出更多,支持更多。那么,风险投资人可以给予创业者哪些实际建议呢?毕竟,投资人所站的高度还是有一定优势的。   “要敢想,”斯特凡说道,“不管在哪里,你都需要有一个初创公司能够脱颖而出,成为一个典型的全球成功案例,然后其他创业者的野心才能够被鼓动起来。比如在欧洲有Soundcloud和Skype。”斯特凡鼓励创业者构建全球化公司,而不是把仅仅把眼光放在某个国家或某一地区的市场里。   雅虎日本风投的平山龙的观点也非常有趣,他认为,“抄袭”也是个不错的方法,雅虎日本就是个不错的例子,他们从雅虎起步,然后实现本地化,接着推出自己的业务,所以,不要不好意思模仿他人!   最后,红杉资本陈映岚对每个人提醒到,投资初创公司依然是不可预测的,也不太有规律可循。他建议说,“最好不要听投资人在这里胡说八道,风险投资人非常善于分析,但是很可能他们的判断都是错的,如果你坚信自己的想法和理念,那么不管别人是否相信,都要尝试去做。”   (翻译:shark,编辑:picar)相关的主题文章:

« »

Comments closed.